首页 民生新闻 理论文章 教育信息 农牧信息 领导讲话 周边新闻 旗区新闻 专题 历史 文学 民俗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阿拉善新闻网  >  理论文章
“丝绸之路”上的阿拉善
阿拉善新闻网     17-09-25 22:33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李发军

  阿拉善盟西与甘肃省酒泉市、张掖市、金昌市、武威市、白银市相连,东南隔贺兰山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吴忠市、银川市、石嘴山市相望,东北与巴彦淖尔市、乌海市、鄂尔多斯市接壤,北与蒙古国交界。

  历史上的阿拉善盟曾是两个地区,即阿拉善地区和额济纳地区。阿拉善地区包括阿拉善左旗和阿拉善右旗大部分区域。古为雍州之域,春秋时属秦,始皇时置北地郡,汉时属北地、武威、张掖三郡,晋为前凉、后凉、北凉所据。隋唐时属甘州、肃州。宋代为西夏所据。元时隶属甘肃行中书省。明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设宁夏卫辖阿拉善左旗和阿拉善右旗大部分区域。此后约300年缺乏详细的史料记载。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和硕特部的和罗理率部归顺,清王朝赐其地为其牧地,故称西套额鲁特或西套阿拉善蒙古。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建阿拉善和硕特厄鲁特旗,一直延续到1949年和平解放。

  额济纳地区先秦时称为“弱水流沙”。《尚书·禹贡》、皇帝孕育、大禹治水、穆王西征、老子成仙等专著和神话故事均提及“弱水流沙”。秦汉以后称“居延”。“居延”为古匈奴语,意为“天池”或“幽隐之地”。西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率汉军渡居延泽,大破匈奴,后使居延地区得到空前发展。经过三个多世纪的开发垦植,居延地区的人口、牲畜、田亩已具有相当规模。东汉末年居延升格为西海郡,与河西四郡并列。《史记.大宛列传》记载:“于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以卫酒泉”,可见居延最初是防御河西走廊的门户。

  魏晋南北朝时期,居延地区一直称西海郡,隋唐时改属甘州、肃州。后唐代设安北都护府和“宁寇军”统领居延军务。唐大历(公元766-779年)之后,居延先后被吐蕃、回鹘、契丹所占据。宋真宗景德年间(公元1004--1007年),居延归属西夏。元统一中国后,于1286年在居延设立“亦集乃路总管府”,开通了岭北行省国际驿道帕里干道、木邻道、纳怜道(统称北大路), 成为连接东胜洲、甘肃行省、中原内地、外蒙古哈喇和林(蒙古国境内前杭爱省)与西域、中西亚、欧洲往来的必经之路。意大利商人、旅行家马可波罗就是经过这里前往北京(大都)觐见元代皇帝忽必烈的。元代在亦集乃路设有8个站赤,在“黑城文书”中称作“蒙古八站”。

  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居延地区被划为甘州、肃州二卫的边外地。不久,为东部鞑靼(北元蒙古分裂为东西蒙古,东部蒙古称鞑靼,西部蒙古称瓦刺)占领并游牧于此,至正统三年(1438年)北迁为止。明嘉靖七年(1528年)和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分别在居延地区肃洲地区(今甘肃酒泉)安置吐鲁番部归附人员千余户,从事农牧业生产。此后约80年缺乏详细的史料记载。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土尔扈特蒙古部族首领丹忠呈请内徙,经陕甘总督查郎阿同意,得额济纳河流域为牧地。乾隆十八年(公元1753年),建额济纳旧土尔扈特特别旗。成为蒙、藏、汉各民族来往青海、西藏、新疆的商贸栖息地。民国时,宁夏护军使兼辖阿拉善旗和额济纳旗,后两旗直属中央行政院蒙藏委员会管辖,直到1949年和平解放。

  1949年9月23日阿拉善旗和平解放,9月27日额济纳旗和平解放。1950年,两旗归宁夏省管辖。1954年宁夏省建制撤消,额济纳旗由甘肃省酒泉地区代管,改名为“额济纳自治旗”,阿拉善旗更名为“巴彦浩特蒙族自治州”。1956年,两旗划归内蒙古自治区管辖,在巴彦浩特成立巴彦淖尔盟,辖阿拉善旗、额济纳旗、磴口县、巴彦浩特市。1958年,巴彦淖尔盟和河套行政区合并,盟行政公署迁至巴彦高勒,阿拉善旗、额济纳旗仍属巴彦淖尔盟。1961年4月,阿拉善旗划分为阿拉善左旗和阿拉善右旗。1969年额济纳旗复归甘肃省酒泉地区,阿拉善右旗划归甘肃省武威地区,阿拉善左旗划归宁夏回族自治区管辖。1979年,三个旗重新划归内蒙古自治区。1980年4月1日阿拉善盟成立,盟府设在巴音浩特。

  阿拉善丝绸之路是整个“陆上丝绸之路”主干道上的一个分支,统称“居延道路”(王北辰《古代居延道路》1979年)。它是在两汉及以后形成并发挥作用的,属于整个“陆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草原丝绸之路”主干道的重复而已。“草原丝绸之路”就是部分“居延道路”的前身。

  早在石器时代至先秦、汉初时期,阿拉善地区和额济纳地区就是北方各民族争斗、融合、交流、迁徙与兴亡的繁荣之地。留下了诸多历史遗迹和动人传说。

  阿拉善左旗吉兰泰艾力克铁不克等地发现的旧石器、细石器、新石器时代遗址及石器陶器、阿拉善右旗和额济纳旗境内发现的细石器、新石器时代遗址及石器陶器、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雅布赖山洞窟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手印岩画、阿拉善左旗嘉尔嘎勒赛汉镇和阿拉善右旗曼德拉山发现的新石器时代人面像、骑猎图岩画都为我们研究北方少数民族历史、文化、宗教及生产生活方式提供了形象资料。说明石器时代的阿拉善地区开始步入草原文明。

  公元前八世纪至公元前四世纪活跃在北方的游牧民族斯基泰人(塞种人)是世界上公认的最早的游牧民族,是游荡在欧亚草原的游牧部落,在中国史书中常称其为“塞种”。进入青铜时代,阿拉善地区处于农耕文明和草原文明并存时期,阿拉善左旗和阿拉善右旗的大部分区域处于草原文明地带,属于草原文明为主农耕文明为辅时期。额济纳地区则处于农耕文明和草原文明并存地带,并伴随着些许的海洋文明(出土了大量的贝壳、砗磲、珊瑚等海洋生物饰品及古船残件),处于农耕文明为主草原文明、海洋文明为辅时期。

  “在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原始社会(石器时代)后,以草原文明为主要特征的阿拉善地区也步入到青铜时代。经著名的岩画专家盖山林先生考证,阿拉善与宁夏贺兰山交界处发现的马首岩画、阿拉善左旗南边发现的鸟首鹿身岩画都具有斯基泰风格,说明了早期草原文明的代表——斯基泰(塞种)文明曾经与阿拉善有密切交集”(孙建军《刻在石头上的遗产——孪井滩岩画撷萃》2013年)。

  阿拉善左旗南部发现的匈奴岩画——虎形巨口式岩画、阿拉善右旗曼德拉山岩画—骑猎图、额济纳地区(居延)雅干山动物、文字岩画及先后交替存在的少数民族月氏、匈奴等,都证明原始社会(石器时代)的阿拉善地区是草原文明与多元文化并存(发现和出土了诸多具有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四坝文化、朱开沟文化等文化特征的文物),各民族的交流、融合、角逐、争斗都是通过尚不成形、千变万化的“草原丝绸之路”人、马、驼、车道来完成的。

  一、“居延道路”在“陆上丝绸之路”上的位置

  丝绸之路(德语:die Seidenstrasse),简称为“丝路”,一词最早来自于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77年出版的《中国——我的旅行成果》(China - meine Reise- Ergebnisse)一书。

  “丝绸之路”主要是指“陆上丝绸之路”。起始于中国两汉及以后时期 ,连接亚洲、欧洲、非洲的古代军事、外交、商贸、文化交流往来路线,全长约8000多公里。广义的“丝绸之路”分为 “陆上丝绸之路”(包括“草原丝绸之路”) 、“南方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狭义的“丝绸之路”就是指“陆上丝绸之路”,包括最早的“草原丝绸之路” 、“北道”、 “南道”、“北新道”和地域特点明显的“居延道路”及多条道路。其中“北道”、“南道”、“北新道”、“居延道路”(即阿拉善丝绸之路)属于整个“陆上丝绸之路”的主干道,处于核心地位。

  “陆上丝绸之路” 形成于公元前二世纪至公元一世纪两汉时期,至公元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攻占君士坦丁堡,切断了欧亚大陆的陆上通道,古老的“陆上丝绸之路”被阻短。“陆上丝绸之路”是一条连接东西方之间军事、外交、商贸、文化交流的往来通道,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张骞、卫青、霍去病、李陵、玄奘、班超、甘英、班勇、成吉思汗、冯胜等都在这条路上留下过足迹。

  “陆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是西汉首都长安(今陕西西安)或东汉首都洛阳,经陇西郡(今甘肃临洮)或至北地郡(今甘肃庆阳环县之间)、至高平(今宁夏固原)西行至金城(今甘肃兰州),然后通过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酒泉、至敦煌或出玉门关或阳关,至楼兰,分别走“北道”或“南道”。南北两道的汇集及分岔点就在楼兰。“北道”西行(东汉时“北新道”与之汇合)经渠犁(今新疆库尔勒)、龟兹(今新疆库车)、姑墨(今新疆阿克苏)至疏勒(今新疆喀什)至中西亚、欧洲、非洲等国。“南道”自楼兰至古鄯善国(今新疆若羌),经且末、精绝(今新疆民丰尼雅遗址)、于阗(今新疆和田)、皮山、莎车至疏勒,西行,越葱岭(今帕米尔)至大宛(今费尔干纳),由此西行可至大夏(今阿富汗)、粟特(在今乌兹别克斯坦)、安息(今伊朗),最远到达大秦(罗马帝国东部即埃及的亚历山大城)。另一条道路是,从皮山(今新疆皮山县)西南行,越悬渡(今巴基斯坦达丽尔)、经罽宾(今阿富汗喀布尔)、乌弋山离(今锡斯坦),西南行至条支(在今波斯湾头)。如果从罽宾向南行,至印度河口(今巴基斯坦卡拉奇),转海路,也可以到达波斯和罗马等地。“陆上丝绸之路”主要输出从中国山东等东南沿海地区和南部长沙等内陆地区出产的丝绸、茶叶等商品。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地理环境的变化和政治、军事、宗教形势的演变,不断有新的区域道路被开通,也有一些道路的走向发生变化,甚至废弃,但 “陆上丝绸之路”主干道,则基本未变。

  东汉初年北匈奴战败西迁,汉王朝占领伊吾(今新疆哈密),开通了由玉门关、敦煌或肃州(今甘肃酒泉)北上居延(今额济纳旗)至伊吾(今新疆哈密) 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焉耆(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自治县)至龟兹(今新疆库车),与原“北道”会合的“居延道路”的其中一条。南北朝时期, 中国南北方处于对立状态,而北方的东部与西部也时分时合,在这样的形势下,南朝宋齐梁陈四朝与西域的交往,大都是沿长江至益州(今四川成都),再北上龙涸(今四川松潘),经青海湖畔的吐谷浑都城,西经柴达木盆地至敦煌,与丝路主干道会合; 或更向西越过阿尔金山口,进入西域鄯善地区,与“南道”会合,这条道被称作“吐谷浑道”或“河南道”,今天人们也叫它“青海道”。

  两汉时期的“ 居延道路”位于“陆上丝绸之路”主干道以北的沙漠、戈壁、草原地带。西汉时期,由于“居延道路”偏离当时经济发达的农耕地区,自然条件较差,其利用程度仅限于军事防御河西走廊。关于“居延道路”的记载,始见于《史记·匈奴列传》:“其夏,骠骑将军复与合骑侯数万骑出陇西、北地二千里,击匈奴,过居延,攻祁连山”。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第二次大规模反击匈奴,由“居延道路”而开辟河西四郡。这是有关“居延道路”东段(今鄂尔多斯高原至居延)的史料记载。《汉书·卫青霍去病传》对此事件的记载更加详尽:“去病至祁连山,捕首虏甚多。上曰:‘骠骑将军涉钧耆,济居延、逐臻小月氏,攻祁连山,扬武得(今甘肃张掖西北)’。”此次进军路线为:从北地郡(今甘肃庆阳环县之间)出发,向西北过古萧关(今宁夏固原东南),抵达富平县(今宁夏银川,汉属安定郡),沿黄河北行,在朔方郡窳浑县(今内蒙古磴口县境内)出鸡鹿塞(今内蒙古磴口县西北哈隆格乃山口),过钧耆(水名),穿越乌兰布和、巴丹吉林两座沙漠北缘的戈壁、荒漠到达居延,沿弱水南进,到达觻得城(今甘肃张掖北)。

  隋代在居延设置“大同城镇”管理居延军政事务。唐代初期在居延设置“安北都护府”,唐代中期在居延设置“宁寇军”。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中原发生“安史之乱”,朝廷无暇西顾,吐蕃乘机侵占河西各州,“陆上丝绸之路”受阻,西域与长安的联系被切断。唐朝在西域设置的北庭节度使(今新疆吉木萨尔)和安西节度使(今新疆库车)便假道于北方回鹘(即居延道路),向东穿越蒙古高原到达长安。吐蕃占据河西不久,张议潮在敦煌聚众起义,驱逐吐蕃,在瓜州和沙州(今甘肃敦煌)恢复了唐政权。张议潮遣使,沿“居延道路”过镇朔墩、肩水金关至天德城(今内蒙古包头西北),抵达长安报捷。唐代“安史之乱”之后“居延道路”的主要功能由军事防御、进攻的要塞作用逐渐转变为连接西域、中西亚、欧州、非洲的商贸作用逐渐显现,由此带来的繁荣景象成就了唐代著名大诗人李白、杜甫、王维、高适、岑参、陈子昂、王之涣、王昌龄等一大批边塞诗人前往“居延道路”吟诗颂歌。有王维《使至塞上》单车欲问边, 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等近百首反映“居延”和“居延道路”的唐代边塞诗词。

  作为“居延道路”( 阿拉善丝绸之路)的另一个节点——贺兰山,为军事要地,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也广为唐代诗人赞誉。

  唐代诗人贾岛的诗《送李骑曹》写道:“归骑双旌远,欢生此别中。萧关分碛路,嘶马背寒鸿。朔色晴天北,河源落日东。贺兰山顶草,时动卷帆风。”(孙建军、梅花、汤俊武《阿拉善简史》)。

  二、“居延道路”在各个时代的通行状况

  从公元前二世纪两汉丝绸之路起至公元十四世纪还有从西汉首都长安(今陕西西安)或东汉首都洛阳,至陇西郡(今甘肃临洮)向北至金城(今甘肃兰州);或至北地郡(今甘肃庆阳环县之间)、高平(今宁夏固原)西行至金城(今甘肃兰州)两条线均至河西走廊出玉门关或敦煌再西行天山北麓,越伊犁河(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国际河流)至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托克马克附近),进入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的各国使节、商旅互相往来。这条道路后来被称作“北新道”。而从西汉首都长安(今陕西西安)或东汉首都洛阳,至北地郡(今甘肃庆阳环县之间)、高平(今宁夏固原)、灵武、至富平(今宁夏银川)向北越过贺兰山口;或至鸡鹿塞(今内蒙古磴口县西北哈隆格乃山口)向西北穿越腾格里沙漠(今阿拉善左旗境内)和巴丹吉林沙漠(今阿拉善右旗、额济纳旗境内)至居延(今额济纳旗);向西线穿越乌兰布和沙漠(今阿拉善左旗境内),沿巴丹吉林沙漠边缘(今阿拉善右旗和额济纳旗境内)至居延(今额济纳旗);两条线路在居延汇聚后向西至马鬃山(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和甘肃省肃北蒙古族自治县境内)、天山东端的巴里坤谷地,再经伊吾(今新疆哈密)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与“北新道”西段重和,通往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另一条则从西汉首都长安(今陕西西安)或东汉首都洛阳,至陇西郡(今甘肃临洮)向北至金城(今甘肃兰州),或至北地郡(今甘肃庆阳环县之间)、高平(今宁夏固原)西行至金城(今甘肃兰州),这两条线均至河西走廊,至敦煌、玉门关,经伊吾(今新疆哈密)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进入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另一条则沿河西走廊至肃洲(今甘肃酒泉)至居延,向西至马鬃山经伊吾(今新疆哈密)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进入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或向北至哈喇和林(今蒙古国境内前杭爱省)与“草原丝绸之路”北段重合。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 “居延道路”的4条路线。它历经旧石器、新石器时代、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辽宋夏金元、明早中期,在唐代进入繁荣高峰。上下8000多年。“陆上丝绸之路”从两汉成型至明早中期止,历时约1700多年。

  辽、宋、夏、金、元时期“陆上丝绸之路”上的“北新道”、“居延道路”虽然因为各国之间政治、军事冲突等原因时断时续,但基本还是畅通的。“居延道路”成为连接辽、宋、夏、金、元之间相互沟通往来的主要通道。也是它们与西域、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往来的必经之路。关于“居延道路”的基本线路及驿站分布等详细情况还须在今后的考察中进行进一步梳理、补充和完善。

  “居延道路”向北至哈喇和林(今蒙古国境内前杭爱省);向南至河西走廊进入中原;向东连接磴口县、东胜、包头、呼和浩特至北京;向西进入伊吾(今新疆哈密)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这条道路也称“居延古道” 。也是两汉之前到明清、民国北方各民族往返河西走廊、中原、哈喇和林和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的“草原丝绸之路”的主干道。与昔日的“绥新驼道”重合。清代、民国时期活跃于呼和浩特、包头的商号大盛魁等;活跃于阿拉善和硕特厄鲁特旗(包括现在的阿拉善左旗和阿拉善右旗大部分区域)的商号祥泰隆(祥泰隆有8个分店,民国末期经营规模缩小后更名蔚生厚)、裕泰云、永盛合、兴泰隆、万泰永、兴泰合等;活跃于额济纳旧土尔扈特特别旗的商号西盛隆、聚德长、世和祥、日新号、万胜达等都曾留下足迹。丝绸、瓷器、茶叶、皮毛、咸盐、肉食、布匹、纸、墨、香料等生活必需品成为它们最主要的经营、交换商品。

  2014年6月22日中、哈、吉三国联合申报的“陆上丝绸之路”东段即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成功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成为首例跨国合作而成功申遗的项目。这条路就是两汉至明早中期各时期的陆上丝绸之路“北新道”,全长约5000多公里。“居延道路”的最西段既沿肃洲(今甘肃酒泉)至居延,向西至马鬃山经伊吾(今新疆哈密)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进入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与“北新道”西段重和。清末、民国至新中国五十年代时期的驼商驼队杜富华、杜俊父子、雷希冯、雷成英父子及李鸿寿、李鸿海兄弟等驼商驼队就曾往返在这条道路上。丝绸、瓷器、茶叶、皮毛、咸盐、肉食、布匹、纸、墨、香料等生活必需品是他们最主要的经营、运输货物。

  北宋末期“陆上丝绸之路”上的贸易往来逐步减少。而成吉思汗极其蒙古贵族则十分重视以物易物等商品贸易,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西夏、金国同各国的商业往来。12世纪中叶后,漠北蒙古日益强大,很快崛起,漠北与西域、中西亚邻近,蒙古贵族很早就和西域、中西亚商人关系密切,元朝的开国功臣中就有关于中亚商人阿三的记载(注:邱树森:《元初伊斯兰教在中国北方和西北的传播》、《回族研究》2001年第1期)。蒙古的强盛及其实行的重商政策,使蒙古与各国的贸易兴盛,自然就削弱了西夏、金国同各国的商业往来。蒙元时期,中西亚之间便利的驿道,使昔日的“草原丝绸之路”焕发了青春,驿道上的使者、商队等东来西往,一片繁荣。

  古老的“陆上丝绸之路”自两汉、隋唐形成、发展进入高峰,唐末“安史之乱”后,“陆上丝绸之路”就时断时续,辽宋夏金元时期一度进入缓慢发展阶段。辽、宋、夏、金、元的掘起和相互之间的战争,使得“陆上丝绸之路”与北宋的领土不再接壤,逐渐衰落。而形成于秦汉时期,发展于三国隋朝时期,繁荣于唐宋时期的“南方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逐渐繁荣起来。从南宋到明清、民国,“南方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占据了主导地位,使南方各省的城市有了很大的发展。

  元代时期,无论是从上都(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或元大都(今北京)出发还是从中原长安或洛阳出发均至东胜洲经河套平原(今内蒙古磴口县)穿越乌兰布和、巴丹吉林沙漠;或至中兴府(今宁夏银川)过贺兰山口穿越腾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至亦集乃路(今额济纳旗)到哈喇和林(今蒙古国境内前杭爱省);或至伊吾(今新疆哈密)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进入中西亚、欧洲、非洲地区;或至陇西郡(今甘肃临洮)或固原西行至金城(今甘肃兰州)至河西走廊西行天山北麓,越伊犁河(今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国际河流)至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托克马克附近),进入中西亚地区。所循道路仍属于“陆上丝绸之路”上的“北新道”“北道”“ 居延道路”。一直沿续至明代、 清代、民国时期。但繁荣程度远不及以前朝代,作用也明显下降。另外,还有连接辽宁辽阳、北京、山西大同、内蒙古呼和浩特、包头等地并经过阿拉善地区,至新疆乌鲁木齐、蒙古乌兰巴托等地的“草原丝绸之路”(包括“绥新驼道”)和与之相连的分支“额济纳驼道”(包括温图高勒驼道)、“乌力吉班定陶勒盖驼道”“雅布赖伊和呼都格驼道”等驼道(景学义《丝绸遗珍》),亦是“居延道路”(即阿拉善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陆上丝绸之路”自公元前二世纪至公元一世纪两汉时期起,至公元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攻占君士坦丁堡止,历时约1700年基本结束,取而代之的则是“南方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马可·波罗游记》刊发后,中国成为许多欧洲人向往的繁荣、富裕、文明的国度。二千多年后的现在,中国依然被西方国家认为是向往之地,这就是“丝路之路”在世界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史上所带来的深刻影响,也形成了西方在近代200年期间,始终认为与中国往来能获得巨大利益的真正原因。因此,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和实施得到了中西亚、欧洲、非洲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响应、参与就不足为奇了。

  “居延道路”名称是北京大学教授王北辰于1979年率考察组循古“丝路之路”入今额济纳旗考察而著《古代居延道路》一文而得名至今。“居延道路”承载了太多的历史信息,以至于我们无法一一详细赘述。它从“草原丝绸之路”到“居延道路”( 阿拉善丝绸之路);从上古的皇帝孕育、大禹治水、穆王西征、老子成仙等神话故事到夏商周时期的民族角逐、王者更替;从汉武帝征伐匈奴、唐太宗大破突厥、唐蕃和亲到苏武牧羊、李白杜甫王维等诗人留下近百首名人诗歌;从西夏与蒙元的更替、世界顶级大盗奥莱罗·斯坦因、兰登·华尔纳、霍勒斯·杰恩、斯文·赫定、科兹洛夫、大谷光瑞盗掘“居延汉简”、“西夏文书”等文物的惊世之举到国际显学--简牍学、西夏学的诞生;从成吉思汗、冯胜的黑水城征战、大将军年羮尧、岳钟琪大败葛尔丹、两旗王爷通电起义到土尔扈特万里东归、神舟飞船遨游太空;从苍天圣地国际旅游目的地、国际越野基地、航天文化主题乐园到国际三大胡杨林之一、三大航天基地之一、策克国际贸易进出口岸、中国第一个观赏石城,都彰显了阿拉善地区在中国城市(地区)中无与伦比的历史优势,值得我们在今后进一步挖掘、升华、开拓、发展。

(作者系内蒙古阿拉善盟博物馆研究员)

[责任编辑: 赵晓涛]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领导讲话
• 包钢主持召开盟委班子巡视整改专题民主生活会
• 包钢主持召开2017年盟委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
• 包钢:增强管网用网本领 加快信息化发展 以良好工作成效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 李纪恒:守望相助 努力建设亮丽内蒙古
• 云喜顺、冯玉臻等出席纪检机关
旗区新闻
• 额济纳旗扎实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
• 策克口岸今年实施八个重点建设项目
• 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为民办实事项目“出炉”
• 示范区去年民生投入过2亿元
• 额旗确定2014年为民办11件实事
• 额旗力求“抓铁有痕踏石有印”
农牧新闻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旅  游
沙漠湖泊
巴丹吉林沙漠探险游
金秋胡杨观赏游
贺兰山佛教朝觐游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83-877056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