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新闻 理论文章 教育信息 农牧信息 领导讲话 周边新闻 旗区新闻 专题 历史 文学 民俗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阿拉善新闻网  >  文学
往事拾趣往事拾趣
阿拉善新闻网     18-01-01 21:11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 吕元柏

  退下来的这几年,总爱回忆一些往事。尤其是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些许事。不过忆起最多的,还是上中小学的那些趣事。小学、初中,乃至高中。这个阶段,合起来有整十年吧,十年光景在人一生中的历程还真不算短。

  上学的趣事多着呢!就是随便挑一些说,也足够说上一天一夜。但让我铭心刻骨的事,莫过于是与“吃”有关的话题了。

  在我的印象中,上学的日子里,真真切切吃的心满意足的时候还真没有几回。那个时期正逢缺食少衣的年代。我是一九六六年秋季在刚建校的孟根苏木学校上小学一年级的,由于家在离学校四十里开外的宝日套日盖大队牧区,这四十里路程中一半路尚算平坦,是戈壁滩上人畜踩出的羊肠小道。一半路程则是乱石遍地的山岗土丘,还有沙地和绵延起伏的沙梁。第一次走学校,是跟着大队书记那布生去的,他牵着两头毛驴,带着我们十来个小学生步行前往。两头毛驴是为那些实在走不动了的人备用的骑乘。九岁的我,为了显示自己长大了,一直没有要求换骑毛驴,结果, 脚上磨起的血泡加上周身的酸困,疼的让我一夜无法入眠,那种情景至今难以忘却。

  学校的生活是开心的。有众多的同学,还有和蔼的老师,去图书室还能看小人书,每天老师领着我们上学和体育活动,是那样的快乐和兴奋。上学的日子,比在家中放羊强多了。可吃饭就不那么乐观了。每天的午饭就是面条,顶多再放几块土豆,倒也免强能填饱肚皮。晚饭,则是将卷心菜切成丝放在一口大锅里加点盐和少许辣椒粉煮的菜,每人给呈一小碗再配一个“刀把子”。这“刀把子”本就不大,但还得留一半或三分之一,当第二天的早点吃。这样一来,这晚饭无论如何也填不饱一个“半拉子小伙”的肚子了。

  起初还以为过些天会有变化,结果十来天,一个月过去了,仍外甥打灯笼——照旧。这下让不少人呛不住了,纷纷向家中带信、捎话索要食物。记得每每肚子咕咕叫的时候,就不由地站在高处伸长了脖子眺望着远处回家的路口,企盼着有一个骑毛驴走向学校方向人的身影,能够是父母,能够给我们带来点吃的东西。因此,倘若父母能来校看望一次我,那简直就是比过年还高兴的事!当哪位舍友家中带来诸如齐旦子之类的干馍,那这位老兄的人气便会立马升高,大伙会主动亲近他并与之交朋友。当看见他解开袋子要享用时,周围也马上会围满一圈人,人人伸出一只手,口中念念有词:“给点吧,下次我家带来了给你还!”若能得到两三个齐旦子则会飞速入口,恐被别人抢了去。因路途远,有时有同学家中带来一些熟肉,等到了学校就已经变了味,嚼在嘴里阵阵发苦,但就是这样,也舍不得吐出来。有些人家里带来羊油,中午就掰一小块放在面条碗中,见点荤腥!哪天若老师压堂了,面条冷了,羊油块就无法化开,只好粘糊糊的囫囵吞下。最难忍的要算是下午上课外活动课了,本来肚子饿,上完课外活动课后,更是两眼直冒金星,浑身冒汗。

  记得上四年级那年的秋季,实在饿得顶不住了,就和本队的邱水玉两人商定好,周六中午放学后去向老师请假,说是回家取冬衣。老师踌躇许久才准了我俩一下午假(那时只有单休日),于是两人吃过午饭便匆匆上路。因为要回家去改善一下伙食,也顾不了这四十里路途的艰难了。好在此时两人已是十三四的大小伙了,四十里的回家路不像以前那样怯畏。天蒙蒙黑我俩便赶到大队,可不巧的是母亲和姐姐因搬场游牧去了,家中只留下父亲,他是大队保管员,不能离开队部。我帮父亲摸黑做熟了一顿素面片,饭后躺在坑上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唉,妈不在,如此遥远回家也是胡乱吃一口,于是抱定主意明天一早便返回。

  次日醒来,太阳早已老高,父亲去了队部。我泡了一碗齐旦子吃完,收拾行装时才看见破旧的炕桌上放着一只鼓囊囊的白布袋,急忙解开一看,竟然是一只煮熟的羊后腿,我深感诧异:这还不到宰羊的时节,这肉是从那来的?不管那么多了,我拎起布袋就出了门。可巧邱水玉也拎着一个垮包到了我家门口。一询问才知道邻居潘家昨天刚好宰了一只羊,我父亲去他家借了一只羊后腿,他父母也借了一只羊前腿,连夜煮了给我们带上。此时,我的心中不免浮起一阵感动。

  我俩欢天喜地的返回学校,路上俩人边走边聊,不时把手伸进袋子里撕一块肉出来,津津有味地嚼着,感觉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好吃的东西了。因为腹中“有货”,腿把子上也分外有劲。太阳刚西斜我们就赶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小山丘上,两人不约而同坐了下来,伸手掏出撕的千疮百孔的羊腿,秋风扫落叶似的将其彻底消灭干净,彻底过了把瘾!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回吃这么多肉!这一趟回家虽来去八十里,爬岗涉沙两腿泛酸,却是富足了胃口,实在是太值了!

  1973年秋季,我们转至莎日台学校上初中。情况有了点好转,起码是菜的花样多了一些,饭食的供量也大了一点,但仍无早点,晚饭还得节省的吃,肚皮问题仍是人人关心的难题。刚入校的那年冬天,我们同舍一炕头住着我、张有耕、谢强德、赵登斌等六人,记得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炭火炉子烧得通红,我们五个人都已钻进被窝,谢强德这才推门而入。只见他很神秘的从破旧的卡衣兜中掏出一卷东西,我们齐问,你干吗去了?这是什么?他也不作答,只是小心翼翼将包缠的报纸解开,却露出一条完整的驼尾。这时,他这才小声告诉我们,在我们宿舍后面不远处有个屠宰场,时下正是宰羊宰驼时节,他白天已瞄好,有一张驼皮上还带着尾巴,屠宰工忘了拾掇了,于是他趁夜色割了来。他将驼尾放在火炉上小心烧燎,说烧好了煮着吃。不知是哪位在被窝里嚷嚷:“谢强德,那全是骨头,没肉。有肉的话工人早割掉了”。“谢强德,驼尾是骆驼甩尿的,尿骚味大,不能吃。”谢强德并不吭声。只见他将烧好的尾巴用小刀刮洗的金黄,又一截截小心的按骨节切开,放入一个饭盒中煮了起来。约莫过了十来分钟,一股肉香味在宿舍中飘溢开来,且愈来愈浓,这让乱嚷嚷的人再也无力说三道四了,诱人的香味使人胃口顿开,垂涎欲滴。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只听谢强德说:“你们吃吗?我开吃了。”此话一出,五个睡下的人鲤鱼打挺似的一跃而起将谢强德围将起来,他一段、你一截抢走了,只留给谢强德尾稍最细的一段,他也不埋怨。没想这驼尾肉吃起来还真香啊!几十年了仍记忆犹新。

  再后来升入高中,状况也未有根本变化。只能靠一些小手段做些补充。如秋季去附近的农家地悄悄刨一些诸如土豆、葱头、黄萝卜啥的,葱头那东西烤熟了吃甜滋滋还带有一股清香味,使我至今难以忘却。为了给我们这些住宿生帮扶一把,还发生过一段有趣的故事:秋季我班同学帮学校大灶宰骆驼,完事后跑校同学将一对驼峰悄悄给我们留了下来,结果校后勤处过问下来,相关同学还因此被班主任老师狠狠“教育”一顿。

  孩子的二舅是雅布赖学校学生灶专司炊事员,从事该业几十年了。我常与他闲聊。他说,现在学生饮食上面规定每周每顿正餐不能有重复,且早就有专供早点了,每周早点就更不能有重复了,但顿顿要有鸡蛋牛奶,这是基本要求。对比我们当时的生活,看看国家几十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由让我感慨万千,现在的年轻人生在了好时代,同时,也让我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责任编辑: 赵晓涛]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领导讲话
• 习近平:把农村公路建好管好护好运营好
• 李纪恒: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 包钢:用好科技手段 强化税收征管 推动全盟税收事业发展再上新台阶
• 包钢:提高政治站位 强化政治自觉 锲而不舍抓好作风建设
• 包钢:提高政治站位 强化使命担当 高标准严要求推进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
旗区新闻
• 额济纳旗扎实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
• 策克口岸今年实施八个重点建设项目
• 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为民办实事项目“出炉”
• 示范区去年民生投入过2亿元
• 额旗确定2014年为民办11件实事
• 额旗力求“抓铁有痕踏石有印”
农牧新闻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旅  游
沙漠湖泊
巴丹吉林沙漠探险游
金秋胡杨观赏游
贺兰山佛教朝觐游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举报电话:0483-877056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