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新闻 理论文章 教育信息 农牧信息 领导讲话 周边新闻 旗区新闻 专题 历史 文学 民俗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阿拉善新闻网  >  文学
黑水城文书中的三个红颜(上)
阿拉善新闻网     18-11-04 21:01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裴海霞

  我看见西夏圆脸的菩萨端坐在莲台上,周身的彩绘和诸多的细节过早地在时光的剥离中消失殆尽。苍凉笼罩的旷野,庙址遗落在河湖沉积的缓坡上,抬眼就能望见汉代的烽燧孤零零地蹲在一个凸起的土崖上。西夏的小庙,已被岁月磨损得七零八落,净手焚香轻敲木鱼的旧事,久远得让我在一贫如洗的黄昏中窘得无法下手阅读。几片西夏文的《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的黄麻纸残屑散落在废墟上,方方正正的西夏字个个诡秘而迷离,但看着却很有章法。

  旷野的风吹皱了黄昏的帏幔。小庙往南再往东,掠过一片白花花的盐碱滩就是一条西夏时期的水渠。风也把水渠肆虐成两条依稀可辨的土垄。脚步轻轻地跨过水渠,出现了一片大都仅存半尺高土墙基的残垣,从废墟的走向上,依稀可辨出房屋院落错落有致的布局,是典型的农户群居格局。借助历史书籍和考古发掘,这是一个八百年前的村庄,是一处西夏时期党项人的聚所。

  这个魂飞魄灭的村庄,隐匿在流沙环抱与世隔绝的安静地带。寂静无声成了这里唯一的声音,同时这寂静无声又成为这里最神秘莫测、最博大深沉的声音。当落魄成了眼中唯一的风景,袅袅的炊烟,门前潺潺的流水全都消亡殆尽了,整个村庄在荒寂无聊中与大地浑然一体,睡在一片亘古的苍凉中。几百年过去了,千年也即将故去,风沙侵蚀着这里的一切,曾经的土泥屋在时光的长河中融化得仅存一袭黄土。那一袭黄土像是一道历经沧桑的密语,更像是一种召唤,召唤漂泊在外的游子回归血脉。只是,它所召唤的游子连同流淌这支血脉的族群,早已在浩瀚的星空中陨落,只是把最后的注解遗落在了眼前的这个村庄的废墟之下。

  流沙环抱着村庄,而这莽莽的黄沙从前却不是生命的荒漠。这片大漠腹地的旷野,对从高寒谷地北迁来的党项人无私地敞开了它的胸怀和笑脸。沿着汉朝以来捍卫河西丝绸之路筑起的一座座烽燧,素衣麻鞋的一双双肉足,从黄土高原、从河套平原、从贺兰山下、从河西走廊的远方走来,于古铜般的落日里,踏着骆驼和羊群腾起的烟尘,抵达西夏国境内西北荒漠中最为繁华喧嚣的“黑水镇燕军司”的黑城,进行着贸易和交换,也进行着远行中的停顿和补充。

  黑城的四周是大片的麦田,黄昏的麦田遮蔽了荒芜,落日此时充满了温情,炊烟从每家的屋顶蔓延开来,在时光的流转之间,浸满了世俗的烟火香气。一些个散落在村庄的马匹和牛羊,总是在尘土中归来,打发着长长短短的日子。

  流水环绕着村庄,村庄傍依着流水。泥屋低矮,土炕温暖,跃动的烛火下,勇敢而笃定的党项男人摘下了弯刀,彻底地完成了游牧文明向农耕文明的过渡。锃亮尖锐的犁铧青涩地划开了荒凉的旷野,犁铧下的大地经过了人工渠引来河水的浇灌,长出了庄稼,一双双青筋暴凸、老茧层叠的手在这里得到了重生。布衣暖,菜饭香,风轻云淡的日子里,梳着高髻、头戴花钩,穿着长长褙子的妇人们在会在微风的吹拂下,欣赏着门前的水渠和远处的田地,有时也会长时间的凝视土岗上的小庙。在一个全境信佛的国度,男女老少的党项人都以叩拜的姿势守望着庙里菩萨,祈求慈爱端庄的西夏菩萨怜悯护佑每一颗虔诚的灵魂,在现世中滋养智慧和福报,在轮回中抵达佛国的净土。

  这是大夏国流沙中静谧的港湾,远离了宋夏烽火交织的前沿地带。

  当一页一页的时光流去,党项人的历史中没有战马和厮杀的时代似乎很短,凄厉的歌谣哑了,连同他们醉酒、喜庆、愤怒、悲哀时高亢的嘶喊,还有他们内敛持重的坚毅全都跌落尘埃,变成一片死海,变成一片空茫,变成史书上的寥寥几笔。只有他们当中一部分人的名字,却意外地保留在了一份黑水城出土的西夏时期的户籍册中。“正月有”“兄弟宝”“福有宝”,像是天外来客的昵称,将个人的际遇和异族人的迥异融入大漠风景从远古的西夏漫漶至今。每一个字都摇逸着牛羊的膻味,细细地蔓延着他们来过的痕迹,那个在尘世间的他或者她早已走远了,而他们的名字却又以另外的方式在奔涌。“耶和氏宝引”,一个出现在黑城卖地契约里西夏女人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我慢慢咀嚼着,在心里揣摩她的眉眼,描摹着她的心酸,八百年前的月亮早已落了,八百年前的故事却开始了讲述。

  我知道,在我还没有踏进这片村庄的时候,她就在那间泥屋里等我了。我想我是在一个黄昏去的,斜阳正照着她泥屋窗户上的一棵狗尾巴草。那天她没有外出劳作,留下来是想和我商量商量她的家事。她告诉我她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丈夫早逝,守着几十亩田产过着日月,算是早早经历了人生沧桑,所以她绛紫色的嘴唇紧闭着,眉宇之间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忧虑和坚毅。她告诉我她的女儿“千”十三四岁,长到了那个时代的已婚年龄,她要把自家蓄养牲口的牧场连同陋屋茅舍三间,还有两株碗口大小的树一并卖掉,换回牲畜,置办女儿的嫁妆。说着说着门外传来几声狗叫,打破了八百年前泥屋里的宁静。“啪啪啪”,有人拍着木门,突然的拍门声,在橘黄的空气中一圈圈地荡漾。

  来的是一个叫“耶和女人”的党项人男人。耶和氏宝引的心有些乱,她在心里默念着菩萨,想着耶和女人顾念沾亲带故的情分上,牧地能估个好的价格。

  闷热中生出了悲凉,看来西夏的菩萨这次没有帮到耶和氏宝引,四十亩地,三间草屋,两棵树,只换回了四峰骆驼。

  卖了地的耶和氏宝引独自在村庄里徘徊了好一阵,她心里曾有的那份踏实仿佛被人掠取了一般,一种被割裂的疼痛在身体里漫漶。“吧嗒吧嗒”,晶莹剔透的泪珠儿,一串串地坠落在干涸的水渠里,被一道干渴的口子,囫囵吞下。

  耶和氏宝引把那张卖地的地契压在了炕沿下,留给了八百年后的我,让我在一个月明之夜,在一堆坍塌的黄土里与之相遇,这使得我的拜访变得非同寻常,变得富有传奇。

  想想泥屋里的生活并非总是平静美好的,八百年逝者如斯,泥屋里的人早已成为时间的灰烬,泥屋里的风花雪月,泥屋里的悲欢离合也一并都被历史的烟云风蚀地无影无踪,漫漫的西风裹挟着流沙填平了泥屋的墙基,填平了干涸的水渠,只留下荒草在风中瑟瑟摇晃。

  在这苍茫的人世间,一个喧嚣的世界变得无声无息,安静得像一片沙海,多少繁华故事匆匆散落,顺着时间的肌理,钻进历史的骨髓里,与世间所有遗落的寂寞共缠绵。

  而我,却在月光中邂逅历史的一粒孤独的尘埃,遇见一个女人、一个村庄、一个族群、一支血脉的影子。

[责任编辑: 赵晓涛]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领导讲话
• 习近平:加强领导做好规划明确任务夯实基础 推动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发展
• 杨博:坚持精准施策 建立长效机制 坚决打赢打好脱贫攻坚这场硬仗
• 习近平:开创我国工运事业和工会工作新局面
• 习近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 把改革开放不断推向深入
• 习近平:加快推进战区指挥能力建设 坚决完成担负的使命任务
旗区新闻
• 额济纳旗扎实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
• 策克口岸今年实施八个重点建设项目
• 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为民办实事项目“出炉”
• 示范区去年民生投入过2亿元
• 额旗确定2014年为民办11件实事
• 额旗力求“抓铁有痕踏石有印”
农牧新闻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旅  游
沙漠湖泊
巴丹吉林沙漠探险游
金秋胡杨观赏游
贺兰山佛教朝觐游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举报电话:0483-877056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