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新闻 理论文章 教育信息 农牧信息 领导讲话 周边新闻 旗区新闻 专题 历史 文学 民俗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阿拉善新闻网  >  文学
微博
Qzone
阿拉善散章
阿拉善新闻网     19-05-13 00:52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白晓娟

腾格里沙漠

  我沿着坚硬的,寸草不生的荒野,一步步,走向您。

  岁月,在您的掌心,一粒一粒,一寸一寸,如何堆积的这漫天黄沙。

  欢呼之余,心归平静。我们是在沙砾上体验悲欢,还是在疼痛的大地上拾捡欢乐。

  大地,用母亲河失落的泪滴浇灌出这一地荒凉,用苍天流下的汗滴堆积出这一方惊艳。

  远方,你寂寥的,激情的,绽放着独有的高昂。

  雨滴落入深深的海底问海水,温暖与冰冷,你拥有过哪种。

  雨滴是否也曾到达您幽闭的腹地,可曾感知你酷热胸膛里深埋的悲凉。及时光深处,随风沙摇曳的炊烟。

  你覆盖了怎样一片绿洲,怎样一个部落,怎样一群牛羊与一群男女。如何让繁华归于荒芜。

  无端端,风成为罪魁祸首。让一片沙海困于腾格里,让腾格里困于一片沙海。你们是彼此的囚徒,彼此的慰籍。

  还是不要了吧,让一粒沙审判一粒沙,它们隐忍着我们不可窃探的孤苦。放逐在此,天意如此。

  如果,一滴鲜血能重新浇灌一株小草,我愿戳破手指,一滴一滴,流向你的心海。让炽热与炽热交融,如清凉归于清凉。

  如果,一个子宫能再次孕育一片绿洲,我愿掏空红尘岁月的尘埃与污点,呈献最初的纯净与善良。

  腾格里呐,如果我是你此刻的新娘,谁允我这块命运的红盖头,谁允我用悲怆的胸膛抚慰你的苍凉。

  我自己,只能露一双朦胧的眼,以观看这混沌世界里的混沌人生。即便懂,是此生也不敢的奢求。

骆驼

  在驼乡,我始终也没能与一只骆驼亲近。它们始终在草原深处,背对我。

  同时背对一条河流干涸前的潺潺,及一粒黄沙进驻前的青绿。

  当我端坐沙海,双掌合十。祈祷的,仍是一滴雨水。

  早或迟,雨季总会来临,竭尽所能来赶赴一场誓约。不管沙砾适不适应,不管沙砾下的小草能否起死回生。雨水深知,值。

  歌里说,你的罪恶也是我的。这盛满沙砾的荒漠,又如何顺风顺水。

  南方绿树成荫的时节,北方的大地始终没能让一截枯木发芽。

  草原无草,骆驼啃着枯枝,嚼着日月。草深埋厚土,黑暗里承载太多忧思。

  水乡,不是一只骆驼的归宿。它坚守它该坚守的执着,怎样的驱赶与鞭策,也不会到城市狂奔。

  安逸,也不是一只骆驼的神往。远离繁华的荒芜的这一边,它只要寂寥里无言的苦乐。

  驼铃声声处,浪沙四溅。大漠深深,一抹孤烟始终如一。

  所有草草上场,草草退场。一朵野花,一片草叶,没人想要与一抹孤烟地老天荒。除了骆驼。

  在一场,无数场风暴面前,所有干涸成沙。紧咬一把枯草,骆驼只想踏沙前行。活得,毫无悬念。

  命运这东西,它不想亦无法掌控。

  当退无可退,暮色到来之前,骆驼把一枚夕阳踏在了掌心。躲不开岁月的沙漏,它需要把一些悲欢烙印。

  人生驼生,都在旅途。有的在里面拥有所有,有的在里面顷其所有。爱恋悲欢终归尘。

  有时,骆驼也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一粒细沙,随风轻盈起舞。没有饥饿,没有死亡。

  找一个骆驼骑士,沙海里共抵风沙。还是把自己变身一只骆驼,独自穿越大漠孤烟。

  此刻,我有我的担忧。

灯盏

  这高的矮的,方的圆的无数灯盏,自四面八方来,自前朝旧梦来。延一场柔肠,续一段离别。

  无数灯盏里,此盏最为独特。寂寥的,热烈的,召唤着我。陌生又熟悉。

  冥冥中,她注定在此,我注定来此。

  已是几世轮回。隔着玻璃柜里,那触摸不到的神秘,我又如何走入她的前尘。

  我空洞的双眸,凝视她的深邃,竟无语凝哽。隔着玻璃柜外的时空与世纪,她落着她的伤悲,我流着我的愁绪。

  我定是她上古指引过的女子,纵然悲悲戚戚,也终有一豆微光,来烘干一行清泪。

  又或者,我就是她,闪烁永不熄灭的光芒,于无声处,等某个夜归人。

  你要我巍峨如山,我便手举双炬。你要我花般楚楚,我便含羞低眉。爱或不爱,如此简单。

  夜尚早,信鸽刚从戈壁启航。我亦启程,从远离戈壁的高山。我一直在找一条路,找路尽头的草屋。我会在日落之前,点燃灯盏。

  古道旁,一个牧羊人挖着埋葬自己的坑,用生锈的铁锹,用尽毕生力气。

  我绕过他身旁,悄无声息。日落之后,我还要赶一场夜路,朝着灯光指引的方向,或者作为一盏灯兀自前行。

  所有可遗忘的,我选择放手。那不能辜负的,唯托付时光。

  当尘穿过土壤,取代了土壤。夜亦穿过胸膛,取代了胸膛。

  夜色之深浓,我又能去往何方。该等的,不该等的。等到的,等不到的。已毫无意义。

  直到再也迈不动沉沉的双脚,我悴然倒下。我对着一片坟茔大哭,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我所有的,亲人。

贺兰山

  路是柏油路,笔直宽敞。不知道是未过银川,还是已到阿拉善。

  当贺兰山就这么突兀的毫无商量的,一下矗立窗外。我唯沉默,再沉默。

  那是山,还是以山的形势矗立的土堆。一座座,寸草不生,如石如铁。肃穆里显露拒人千里的威严。

  游荡的风里已无驼铃声声,从一座繁华到一片荒芜,从一种命运到另一种命运,又如何不拒人千里。

  无山花摇曳,山石兀自绝美。坚守一方荒凉,永远伫立远方。历经一场空又一场空后,风早于破碎不堪。

  只有贺兰山如一匹骏马,依然在静默中奔腾,在无声里嘶鸣。呼唤着曾经的骑士。

  千年兴衰,不过匆匆一瞥,又如何感伤知痛。可这裸露的悲壮,这赤裸的坦诚,一眼一瞬,亦可永恒永生。

  我的胸膛贴着粗劣,负痛前行。没有血痕,我的疼痛见证我的赤诚。我的内心与山河一起支离破碎。

  我把此生所有的坚强,此刻,全部奉上。

  重要的不是繁华之后荒芜,还是荒芜之后繁华。哪一种,都是艰难。或喜极而泣,或悲痛而嗷。

  每一天,日落,暗临。每一天,所有都迫在眉睫。夜如此沉重,有些苦撑不到明日。

  让一片荒芜恢复繁华,我不抱任何妄想。荒芜又算得了什么,失望到绝望依然有暖穿冰透寒。

  山不想假装坚强,它本就坚强,所有悲欢镶嵌入怀。它也无需低头,羞愧于苦难。苦难比暗藏的龌龊光明得多。

  黑夜退却,黑夜来临,有时,或者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用谎言守住真相。

  在尘埃的世界里,在一场地老天荒中,时光与岁月,谁是谁的囊中之物。无数种千方百计的苟且里,才是生命的延续。

  当大地坠入深渊,云随天空一起堕落,石子躲在草丛里,全然不知身边是醒着的历史,还是睡去的生活。

  岁月的长河,吞噬掉所有答案。一座山,一个人,有着怎样与生俱来的使命。在无法负责的人生里,等一个值得等的人。

  那被风雨浸淫,被岁月蚀骨的坚硬的心门,需要怎样的良善与柔软,才能推开。

  倘若苍天应允,我多想变身一株小草,让它疼爱千年万年。

[责任编辑: 赵晓涛]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领导讲话
• 代钦:以更大决心更有力措施更扎实作风 坚决打赢扫黑除恶这场硬仗
• 杨博:提高政治站位 聚焦深挖彻查 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 代钦:高度重视 密切监测 切实防控森林草原火灾
• 代钦:强化红线意识 坚守底线思维 切实把安全生产抓牢抓细抓实
• 代钦:强化忧患意识树立底线思维 保持斗争精神维护国家安全
旗区新闻
• 额济纳旗扎实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
• 策克口岸今年实施八个重点建设项目
• 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为民办实事项目“出炉”
• 示范区去年民生投入过2亿元
• 额旗确定2014年为民办11件实事
• 额旗力求“抓铁有痕踏石有印”
农牧新闻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旅  游
沙漠湖泊
巴丹吉林沙漠探险游
金秋胡杨观赏游
贺兰山佛教朝觐游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举报电话:0483-877056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