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新闻 理论文章 教育信息 农牧信息 领导讲话 周边新闻 旗区新闻 专题 历史 文学 民俗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阿拉善新闻网  >  文学
微博
Qzone
依依杨柳长相思
阿拉善新闻网     19-06-09 23:17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李娜

  早春里,最盼望见到的,就是依依杨柳和一池春水。起初,杨柳的绿是羞涩的绿,带着些青梅的秀气和内敛,有一种苦涩的甜美感,这是春天珠胎暗结时留下的果实。

  我一向爱这朦胧的绿意,最好不要太浓烈,不要太俗艳,也不要太稠密,只是淡淡地绿着,仿佛绝境中偶然升起的希望,叫人在无尽的严寒和冷冽中,突然觅得了生的境地。后来,杨柳的绿逐渐成熟起来,却始终不是那种一望无际的、碧波荡漾的绿,它的绿氤氲缠绕在整个春天里,淡到几乎看不见,风稀释它,雨洗刷它,阳光分离它的艳,让这一点点颜色更淡些。

  在漫天的绿意里,杨柳的绿始终不引人注目,不是油绿,不是葱绿,不是墨绿,甚至不是浓绿,像是鬓间的玉簪,轻轻插在岸上,存心叫心思不纯的人羞愧。如果说水的绿是少女衣裙的襟袖,原野的绿是少女的裙幅,那么杨柳枝的绿就是少女衣裙的腰带,款款地系着,轻轻拢住乍泄的春光,拢住曼妙的腰肢,拢住青葱的气息,却拢不住万种风情。春红,夏绿,秋黄,冬白,大自然为每一个季节都安上了色彩,却独独忘了,杨柳枝的绿,是只属于春天的,它会叫春天惊叹:原来是这样的绿啊!

  杨柳常长在水边,小小的积水潭,玲珑的湖边,细长的小河边,所有带有温柔特质的水系旁,都有杨柳的影子。它立着,仿佛一个秀发垂下肩头直抵腰背的妙龄少女,在水边对水梳妆,将落花贴上鬓发,将月亮绣进衣袍,将春天的气息积攒着,抛洒在细长的叶子里。透过杨柳低垂的枝条去看,春天所有的景物都带有了一层嫩绿的边缘,古老的季节和物候被过滤后,沥去了尖锐和苦涩感,只剩下铺天盖地和义无反顾的意味。临水照柳是美的,若水面上有艘小船,那更是美不胜收。这厢杨柳依依,随风摇摆,那厢小船缓缓划过水面,留下浅浅的痕迹,空气中蔓延着湿润的气味,春天的针脚密密地缝上杨柳的腰肢,一切都美得恰到好处。

  很多时候,杨柳都只是背景,水的背景,船的背景,远眺思乡的背景,它从来都是脉脉无语的那一个,占尽了春色,却毫无趾高气昂之感。人们经过花丛与柳榭时,最先看到的,一定是娇艳的鲜花,却少有人关注一旁高大的垂柳。垂柳依依,春日迟迟,我曾在北京的大观园里游览水上回廊,转过一个弯,尽头处豁然出现一棵高大的柳树,树干直冲云霄,枝条却柔柔地垂下,扰乱了一池春水。我信步而去,在尽头处与它油亮的叶子会和,一瞬间,我仿佛在偌大的京城里有了亲属:一棵柳树,无论我走到哪里,它都在尽头处等我,等着留住我奔波的脚步。

  唐代的王维在长安西北、渭水北岸的秦都咸阳故城送朋友去西北边疆时,唱着那首在后来流传颇为广泛的著名的“阳关三叠”。清晨的渭城,刚刚下过一场雨,从长安西去的大道上,平日里车马相交,尘土飞扬,如今朝雨初歇,雨澄尘而不湿路,恰到好处,仿佛是天遂了人的愿,特意为远行的人安排两盘林立的柳树,一条轻尘不扬的路。细雨洗出了柳树本来的苍翠颜色,两个人对坐着饮酒,却许久无言。告别的话已经说了很多次,感情也酿得淳朴厚重,临行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频频举杯,一饮而尽,让满杯满腔的酒代替心中说不出的话。

  阳关位于河西走廊尽头,和玉门关相对,盛唐时代,内地与西域来往频繁,从军或出使阳关外,在唐人心中是一项壮举。然而西出阳关后,面对的就是穷荒绝域,是长途跋涉,是万里艰难,怎能叫挚友不担心。而“西出阳关无故人”说的不只是行者,亦是送别的友人。《笺注唐贤绝句三体诗法》说:“首句藏行尘,次句藏折柳。两面皆画出,妙不露骨。”高高低低的驿站,长长短短的驿道,都只是离别的伏笔,无论是劝君饮酒,还是西出阳关,始终都有一抹绿色隐藏在其中,它盛大如伞的冠,擎住了细雨,擎住了轻尘,也擎住了离情。古人说,“柳”即为“留”,这是一种诗意的夸张,亦是诗意的自负,柳色是崭新的,友情却是陈旧的,经过了经年的沉淀,经过了柳的挽留,便在书页中隽永留香,带着盛唐的背影,带着盛唐的湿气。《瓯北诗话》说:“人人意中所有,却未有人道过,一经说出,便人人如其意之所欲出,而易于流播,遂足传当时而名后世。”像李白的“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王维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经过了千年依然脍炙人口,是因为它表达出了人们心中离别的愁绪,在人们心中种下了一棵参天的柳树。

  楚水巴山岸边,巴蜀地区的英俊男子在纵声歌唱,歌声绵长悠远,情意满满,穿过了平缓的江水,直飘到对岸去,对岸的妙龄少女悄悄听着,心中却捉摸不透男子对自己的感情:东边日出是晴,西边下雨是无晴,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呢?这两句恰是双关语,以江上天气的变化,含蓄地表达了青年男女之间的朦胧爱情。春光初现的春日里,杨柳刚刚长出青青的叶子,它照水描眉,临江画唇,一边与缓缓流淌的江水交换颜色,一边与高耸入云的山峦铺叠锦绣,它在等,等送别的人,等多年前被王维送走的那个朋友。没想到,没等来朋友,却等来了相互暗恋的男女,他们隔江表白,一个在那边唱,一个在这边猜,少女脸颊粉润含情,少男刚毅俊朗的侧脸叫人心跳加速,羞得柳树青翠的叶子都染上了绯红。有谁知道,多年后,杨柳又做了背景,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依依惜别的朋友,而是为情窦初开的男女。我无法说哪一种更美,但我隐约中觉得,它所能表达的情感,远不止于此。

  时间过了近一个世纪,宋朝的柳永和欧阳修,同时用杨柳表达了对恋人的思念和不舍。骤雨初歇,寒蝉凄切之时,柳永与相恋之人在都门外长亭处相别,美酒佳肴无心品尝,泪眼朦胧,离情依依,秋色暮、前路远、暮霭深沉、烟波千里,即使酒醒后,即使在满是杨柳的岸边,身边空无一人,良辰美景又如何,不过是一具空皮囊。近景远景相连,实景虚景交融,船愈行愈远,情愈攒愈深,画面一下子被拉得悠长深远。

  折柳之情几乎随处可见,一是因为柳树随处可见,二是因为柳枝插在土中照样可以生根发芽,有友情爱情遍地开花之意,所以虽为离别,却也暗含了终有一日相见相聚的含义。早在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红唇轻启,素手轻抚,唱一曲婉转动人的离别歌谣,这歌谣里,杨柳青青,晓风如水,残月如钩,恋人的情江水一样滔滔不绝。

  欧阳修的《蝶恋花》中,故事从杨柳笼罩的层层雾气展开,由一重又一重的帘幕开始,引出了那个独居在高楼之上的深闺女子。她的眼睛时常望向丈夫常去的地方,心中的思念犹如沸水一样翻滚着,屋外雨横风狂,催老了春光,也催老了芳华,眼看年华渐老,落红无数,却迟迟等不来归人。无数灰暗的色彩里,唯有杨柳是明丽的,它长在居室外,为女子营造出了庭院深深的意境。幸而只是分别,不是离别,女子一边思念丈夫,一边同杨柳一起衰老,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圆满的,不是吗?

  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开始,杨柳就与离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折柳寄托离情的习俗则始于汉而盛于唐,唐代长安的灞陵桥,是古人折柳送别的著名的地方。“年年柳色,灞陵伤别。”“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伤心之春草。”“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自灞陵送别后,杨柳的离情更甚,它在无数作品中,都成为人们表达离别不舍之情的绝好意向。

  每一棵杨柳,都是风华绝代、岁月无双的,它在绿了春风后又满载离情。我不禁在想,为什么它的枝条如此柔软,为什么它在长成后谦逊地面对大地?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从古至今它见证了太多友朋、恋人之间的离别,背负了太多的伤感和凄婉,因此它才总是淡淡的,淡淡地站着,不过分引人注目,也不喧闹争春,为的是,不过分引起人们的殇别之感,它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成全这流淌了千年的惜别之情。

[责任编辑: 赵晓涛]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领导讲话
• 杨博:强化责任担当 扎实工作举措 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条不紊向前推进
• 代钦:以更大决心更有力措施更扎实作风 坚决打赢扫黑除恶这场硬仗
• 杨博:提高政治站位 聚焦深挖彻查 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 代钦:高度重视 密切监测 切实防控森林草原火灾
• 代钦:强化红线意识 坚守底线思维 切实把安全生产抓牢抓细抓实
旗区新闻
• 额济纳旗扎实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
• 策克口岸今年实施八个重点建设项目
• 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为民办实事项目“出炉”
• 示范区去年民生投入过2亿元
• 额旗确定2014年为民办11件实事
• 额旗力求“抓铁有痕踏石有印”
农牧新闻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旅  游
沙漠湖泊
巴丹吉林沙漠探险游
金秋胡杨观赏游
贺兰山佛教朝觐游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举报电话:0483-877056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