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新闻 理论文章 教育信息 农牧信息 领导讲话 周边新闻 旗区新闻 专题 历史 文学 民俗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阿拉善新闻网  >  文学
微博
Qzone
父亲的记工表
阿拉善新闻网     20-01-07 20:59    打印本页     来源:阿拉善日报

曾令飞

  小时候,我经常看到父亲趴在家里的方桌上记工。他在厂里算是管理人员,每天安排生产,带工人下硝湖劳动,考勤记工是他的一项工作。

  父亲不识字,但考勤表上五六十号工人的名字,他却认得一清二楚,从没记错过一次。不过,只要把这些名字里的字打乱后,父亲就不认识了。很久以后我才明白,父亲认的是名字,而不是字。

  父亲年幼时家境贫寒,没上过学。1959年春天,他从甘肃民勤逃荒来到查汗池盐场,秋天又被派到了通湖硝厂。父亲原本是有识字的机会的,厂里曾办过几次扫盲班,和父亲年龄经历相仿的人大部分都脱了盲,但奇怪的是,每次办班时,父亲总是找各种理由逃避学习。

  不知为什么,识字对他来讲似乎是一件很羞耻、很没面子的事。父亲不但自己不去扫盲识字,还不让我母亲去,每次母亲在家里学识字时,他总是在一旁冷嘲热讽,各种讥笑、挖苦,母亲只好作罢,也跟他一样放弃了识字。

  后来,我姐姐在厂里当老师,曾试图教父亲识字。那时,父亲年纪还不算太大,姐姐刚说出意图,就立刻遭到他的严厉呵斥,非常不耐烦地说:“我识上字干啥?我供你们读书就行了。”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这么排斥识字,甘愿当一辈子的“睁眼瞎”。

  父亲虽然不识字,但却爱动脑子。他刚到硝厂时,还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时硝厂的采硝工艺非常原始落后,筛硝靠工人端着小箩筛一点一点地筛,筛好后还得用手推车将硝从场子上推到几百米外的库房里。因为劳动强度非常大,而且效率很低,有些工人吃不了这个苦,干了一段时间就跑掉了。

  父亲对这些落后的采硝工艺逐一进行了改进,引进了脚蹬大箩筛,并首创了室外堆硝法,从而一举降低了工人的劳动强度,大大地提高了劳动效率。他因此被提拔成了厂里管生产的负责人,而且一管就是三十多年。

  父亲还有一个“心算”的本领,他拿尺子往硝堆上一量,就能很快算出芒硝的方数,还能用步丈量出硝湖的面积,从而推出芒硝的储量。他估算出的数字和专业测量的几乎分毫不差,让厂里的会计、统计都惊叹不已。

  通湖硝厂地处沙漠腹地,偏僻、闭塞,在那个年代,厂里真正的读书人没有几个,好多所谓的读书人只不过是认识几个字而已,因此,父亲对厂里的那些识字的人,心底里非常不服气。

  父亲自己排斥识字,但却不遗余力地供自己的子女读书,而且对我们给予了很高的期望。我读高中时,他亲自把我送到学校,还找到我的老师,送上当时很紧缺的中卫大米,让老师好好照管我。为此,同学常讥笑我,我对他的做法也很反感,但又阻止不了他。

  高考前,他又亲自到巴彦浩特督阵,那种志在必得的态势,让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以至于考前突然失眠,结果以两分之差名落孙山。父亲失望之余,长吁短叹,骂我不争气、不用功。我像犯了弥天大罪一般,自觉颜面丧尽,惭愧得无法抬头见人。在强烈的精神刺激下,我一度患上了神经性头疼,这让我日后饱受痛苦和折磨。

  父亲不甘心我的失败,又想方设法把我联系到中卫补习。他依旧给老师送驼毛、送羯羊,我试图阻止他,但却遭到他的斥责:“干指头哪能沾住盐沫子?这些事,你不要管。”我知道父亲是铁了心,我不考出个名堂,他决不罢休。那时,我就觉得复读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父亲。

  由于受神经性头疼的折磨,我整天精神恍恍惚惚,学习效率很低,只考了个很一般的中专。但父亲似乎已经很是满足了。记得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父亲兴奋地睡不着觉,和我母亲说了一晚上的话。我突然明白过来,父亲对我的目标原来并不高。看他高兴满足的样子,我如释重负。其实,父亲哪里知道我心里真正的志向。

  我自上中专之后,父亲再也没有督促过我读书学习,在他看来,我读书就是为了考学,考上学后,任务自然就完成了。我参加工作后,总是不顺,接连遭受失恋、下岗失业、创业失败等一连串打击,父亲对我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又无可奈何。

  那些年,我一事无成,穷困潦倒,漫无目标地在社会上游荡,父亲放心不下我,拖着一条残腿像影子一样,我走到哪,他跟到哪,明里暗里地帮我。不过,我也挨了父亲不少的责骂。那时我青春年少,虽不谙世事,却十分轻狂,总有一大堆不切实际的想法和目标。而父亲一辈子小心谨慎,安分守己,他不奢望我发大财,更不想让我冒险,我们父子二人常常意见不合,搞得我心里非常烦,有时,免不了顶撞他几句,结果弄得父亲非常伤心。他骂我,把好心当驴肝肺。好几次,他气得回去了,但他终放心不下我,过些日子,他又回来了。

  那时,我们父子关系一度非常紧张。我恨自己没用,不争气,快三十岁了,还一事无成,还让父亲为我操心。我也埋怨父亲,时时刻刻地看着我,这也干涉,那也干涉。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自立,才能干点真正想干的事,为了摆脱父亲,我甚至还萌生过远走他乡的念头。

  后来,我考进了报社,人生意外地发生了转机,生活和事业逐步转向了正轨。这时,父亲才对我稍稍放心,才不再责骂我。

  父亲一生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刚到报社,我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看我时常买来一摞一摞的书,他就心疼地撇着嘴数落我糟蹋钱。我就笑着说:“我现在就是头牛,书就是我的草料,我只有吃了这些草料,才能写出稿子。”父亲对此不以为然,在他看来,我已经读了十几年的书,早该把书读完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我现在还要读这么多的书。

  我做记者后,父亲并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也从没有要求我给他读一篇我写的文章,我自然也没有给他拿过一张报纸,他似乎对这些并不关心。他对我写的稿子,远不及他对自己工资折子的在意。有时,我写出一篇自认为不错的稿子,难免沾沾自喜,自我膨胀一番,但看到父亲冷静淡然的神态,立刻又让我回归理性。

  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早已看透了世事,我写的那点东西,在他看来,也许根本不值得一提。但不知为什么,他趴在桌子上仔细整理记工表的情形,却越来越多地浮现在我眼前,那专注的眼神、低头的沉思,与我现在每天的苦读与写作叠影到一起。他身上有我的影子,我身上也有他的影子,也许这就是父子的一脉相承吧。

[责任编辑: 赵晓涛]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领导讲话
• 杨博:齐心协力尽职尽责 确保盛会圆满举办
• 杨博:提高政治站位 当好示范表率 全力推动新时代机关党的建设高质量发展
• 杨博: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 杨博:全力推进各项工作 确保活动万无一失
• 杨博:在“量”上保进度 在“质”上严把关 在“节点”上出成果
旗区新闻
• 额济纳旗扎实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
• 策克口岸今年实施八个重点建设项目
• 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为民办实事项目“出炉”
• 示范区去年民生投入过2亿元
• 额旗确定2014年为民办11件实事
• 额旗力求“抓铁有痕踏石有印”
农牧新闻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旅  游
沙漠湖泊
巴丹吉林沙漠探险游
金秋胡杨观赏游
贺兰山佛教朝觐游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举报电话:0483-877056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